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典范 > 正文
拨改投改出了什么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2

  地方政府支持科技企业发展,过去普遍采取财政拨款方式。近年来,不少地方开始试水“财政资金股权投资”方式,青岛市崂山区就是先行者之一。2008年,他们拿出1亿元财政资金组建专业公司,尝试“股权投资”方式。财政资金从“拨”改“投”,地方政府是基于什么考虑?这个改变对企业意味着什么?能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什么契机?

  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是我国较早探索“财政资金股权投资”方式的地区之一。崂山区从2008年就开始“试水”,10多年来,他们不断完善“股权投资”模式,助力一大批科技企业成长。

  财政资金“股权投资”究竟改变了什么?经济日报记者调查后发现,这种方式解决了传统扶持难以贴近市场需求的问题,变“死钱”为“活钱”,提高了财政资金利用效益,并能更大限度实现政府产业思路。

  “崂山区提出‘股权投资’模式源于科技扶持资金花不完,这暴露了传统扶持政策的短板。”作为亲历者,青岛巨峰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天涛告诉记者,“2008年以前,崂山区的科技扶持资金主要配套于省市相关资金,一个项目最多上百万元,但几年下来,剩下1亿多元没花出去。”这一方面意味着科技企业不够多,另一方面这种“撒芝麻盐”式的做法对急需资金度过困难期的科技企业来说,可谓杯水车薪,由此也形成一个奇特现象:科技企业得不到有效资金支持,而政府的科技扶持资金还花不完。

  如何让科技扶持资金发挥更大作用?当时的崂山区委、区政府创新性地提出了“股权投资”模式,拿出1亿元组建了崂山区科技创业风险投资公司,来直接投资科技企业。虽然是公司投资,运营方式仍是行政化的。公司董事长由崂山区财政局国资科负责人兼任,由崂山区财政局分管国资的副局长主管,科技企业则由科技局与财政局筛选,由区政府办公会最终决策。

  通过新运营方式,公司成立后相继投资了海信网络科技、特锐德等多家科技公司,助力他们不断发展壮大。随着科技企业的发展,“股权投资”模式也获得不菲收益。“仅以海信网络科技为例,目前分红实现的收益为投资额的近3倍。”董天涛说。

  2016年,由于国家政策调整,崂山区下决心让科技创业风险投资公司走市场化之路。“公司更名为‘青岛巨峰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彻底以市场化方式运营‘股权投资’模式。”董天涛说。

  2017年9月,崂山区对区内高层次人才创办的企业以直接股权投资的方式予以支持——给予最高2000万元、占股比例不高于20%的投资,投资期原则上不超过5年,股权优先转让给被投资企业的科技工作者、经营管理人员、股东等。2018年8月崂山区又出台新办法,对“股权投资”模式升级。“这次升级的重点一是投资额扩大,二是不以营利为目的。”崂山区财政局副局长辛慧珺告诉记者。

  之所以进一步升级“股权投资”模式,缘于发展中遇到了新问题。当时,崂山区大力发展多个新兴产业,并相应设立了区级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试图利用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扶持新兴产业。但在实际操作中,市场化投资基金更多以追求利润为目的,偏重于投资成熟期项目。“我们近年来引进的新兴产业项目许多都处于初创阶段,投资风险较大,投资额高,社会资本投入较少。因此,政府引导基金在支持初创期和早期项目方面存在缺位。鉴于此,区委、区政府才决定进一步升级‘股权投资’模式,目标是扶持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辛慧珺说。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崂山区的“股权投资”大体上可以分为3种类型:雪中送炭型、战略合作型、人才扶持型,无论哪种,均与崂山区确立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密切相关。

  “我们2018年创业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缺少启动资金。当时,几位创始人为筹集资金自掏腰包,甚至抵押了房产。”青岛镭测创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荣忠提起创业伊始十分感慨,“前期产品研发、生产投入都需要资金,这是企业能否顺利度过初创期的关键因素。”

  该公司几位创始人均为中国海洋大学老师,他们深耕激光遥感领域20年,实现了与国际最先进技术的“并跑”。“但是,我们从技术到产品需要经过样机—中试—量产几个阶段,十分‘烧钱’,仅做各类第三方测试认证就需数百万元,启动资金很快捉襟见肘。关键时刻,巨峰科创伸出援手,于2018年底向我们投资数百万元,并带动另一家投资公司投了资。”李荣忠告诉记者。这次投资堪称雪中送炭,让他们很快完成了多个产品的测试认证,公司2019年业务收入一举突破千万元,同年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基金又对其开展了千万元级的战略投资。

  “我们目前已实现了芯片自主设计、核心器件自主研发和制造,能够为‘环境气象立体检测’‘智慧风电’‘透明海洋’提供高性能、高可靠性的产品和系统解决方案。粤港澳大湾区珠海金湾海上风电场项目,就应用了我们的技术和产品。2020年,我们营业收入达到了5000万元。”李荣忠说。

  崂山区对歌尔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则属于战略合作型投资。今年3月,崂山区另一家国有平台公司青岛微电子创新中心有限公司完成了对歌尔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Pre-IPO轮投资,投资金额约5.5亿元。歌尔微电子本轮总融资额约21.5亿元,青岛微电子创新中心成为出资额最大的战略投资方。

  “这次投资是我们围绕微电子产业做好生态的举措之一。”青岛微电子创新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青告诉记者,微电子企业的研发周期一般为5年至10年,投入巨大,风险较高,很难得到社会资本青睐。为在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领域发挥政府“补位”作用,崂山区从2018年起,将“股权投资”大部分资金投向该领域企业,已投资大唐半导体、青岛信芯等8家企业。

  “国内外战略性产业的发展历程都不是纯粹的企业行为,政府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刘青告诉记者,政府背景的投资资金不以营利为目的,投资期可以长达10年,退出机制灵活宽松,解决了市场化资本对于新兴产业项目不敢投、投不进的问题。“因为有产业政策和直投资金的带动,崂山区这两年集聚了青岛一半以上微电子产业项目。”刘青说。

  刘青认为,政府的投资支持也能坚定社会投资者信心。他举例说,青岛矽昌通讯2018年从上海迁来时,正处于芯片迭代研发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但迟迟引入不了新资金,企业难以为继。当时,崂山区看好该项目技术和团队,给予了政府投资资金的支持。“国有资本的注入让企业信心大增。经过两年持续研发,矽昌通讯被国内头部资本机构和产业资本看好,陆续引入2亿元增资,并与行业头部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刘青说。

  对于青岛铝镓光电半导体有限公司的投资,则属于人才扶持型。庄德津研发的氮化镓和氮化铝晶体属于第三代半导体材料,一旦实现产业化,市场前景不可限量。2009年,他选择回国创业,与朋友凑钱后,投入1000多万元,开始了研发。“我们先后被列入过国家和山东省重大技术专项支持,在资金都花光难以为继之时,崂山区以高层次人才‘股权投资’方式向我们投资2000万元,让研发得以延续。”庄德津告诉记者,崂山区专门在院士智谷为他们安排了研发场所,“现在已做成1.5英寸半导体材料,离可以商用的2英寸近在咫尺,最近就能给大家一个惊喜。”庄德津说。

  记者发现,与市场化投资的逐利性不同,政府背书的“股权投资”模式能在更大程度上体现政府的导向性,最大限度实现政府的产业思路。与传统财政扶持相比,“股权投资”又引入了市场化项目遴选机制,解决了传统方式难以贴近市场需求的问题,还能变“死钱”为“活钱”,通过退出机制实现财政资金的效益放大,从而实现财政资金“滚雪球”式利用。

  崂山区“股权投资”模式所投企业有着特定界限,一方面要聚焦政府确定的重点产业,另一方面要集中有限财力投早投小,存在较大风险。风险投资界有个说法,投10个项目有1个成功,就能赚回所有投资。崂山区的“股权投资”又有3年之内退出只收本金的政策,这对所投企业的成功率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于这种高风险、高要求,实际操作者还是心存顾虑。“万一投资失败了,职责怎么界定?”作为具体执行人,辛慧珺心里忐忑。

  董天涛同样对此有所顾虑,他直言,现在所投企业必须是崂山区的企业,以免投资失败“说不清楚”,而这与巨峰创投成立时要走出崂山的初衷渐行渐远;同时,由他们直投的项目也在减少。“尽管要‘鼓励创新,宽容失败’,但如何把握这个界限没人说得清。因此,近几年我们参股了20只基金,许多项目尽量让这些基金来投。”董天涛说。

  这些顾虑是国有创投风投企业共有的担心。为此,崂山区于1月份专门出台了关于建立国有企业容错纠错机制的暂行办法,明确提出:“坚持容错纠错并举,应容尽容、当纠则纠,坚定不移地为改革者撑腰,为担当者担当,切实解除干事创业者的后顾之忧;坚持依规依纪依法,合理划定容错边界,把严明纪律和鼓励创新有机统一起来。”

  “股权投资”模式是否会取代或削弱“拨款式”扶持?这是众多科技型企业的顾虑——毕竟能获得“股权投资”的企业凤毛麟角,“拨款式”扶持作为普惠政策能让更多科技型企业得到支持。辛慧珺认为,崂山区传统的“拨款式”企业扶持方式并没有被弱化,而是朝着更精细化的方向转变。“去年,崂山区新修订出台工业互联网等9个产业政策,‘一业一策’政策达23个,全年兑现产业扶持资金20.7亿元,惠及项目100多个。”

  此外,兑现模式也在升级。在今年初举办的崂山区企业家和产业领军人才大会上,崂山区启用了山东省首个“免申即享”政策兑现平台,在制造业单项冠军奖励、独角兽企业奖励等7个方面率先开展试点。“以往,奖励资金兑现往往需要半年以上。这一平台将流程优化后,兑现时长将压缩到10个工作日以内。”崂山区企业服务中心主任张华东告诉记者,该平台大大简化了企业申报流程,目前已向区内企业和人才直接兑现资金5345万元。

  “落户青岛之前,巨峰科创负责人与我深聊了5次,最终被他们的专业精神所吸引,确定进驻巨峰科创大厦。”青岛罗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殷述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殷述军曾在深圳外企工作,辞职创业后考察过多个城市,最终落户青岛崂山区。“我们自主研发的智慧笔系列产品,可以捕捉在任意纸张上书写的笔迹,随写随录,英语、练字、口算都可以,目前全国80%的在线教育网课都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殷述军告诉记者,从2017年底巨峰科创投资300万元开始,他们的业务进入加速期,“2017年销售收入只有930万元,2020年就达到1.2亿元,今年将达到2亿元。”

  “投资罗博科技完全是基于专业化研判,我们的投资专业团队对其进行各种专业化尽调、论证,最终决定投资。”董天涛说,“实践证明我们的研判是准确的。”

  通过打造专业团队铸造专业精神,是崂山区“股权投资”模式最大的收获,也是把这个模式“做长远”的底气。董天涛认为,“‘股权投资’模式仅依靠行政决策是做不长远的,走专业化是必由之路。”

  不过,从行政决策转型到专业化研判,崂山区这条路走的并不平坦。“我们起初都不知道怎样做审慎性调查。”董天涛告诉记者,他们从商业投资机构“挖”过来几位专业化人才,组建了专业化团队,同时找到专业的市场化基金公司一起研判项目,边干边学。“没有几年实战积累,是谈不上专业化的。”

  “每年,我要考察200多家企业,部门要给100多家企业写分析报告,但最终能投资的企业不到10%。”巨峰科创高级投资经理张萍毕业于国际名校的金融专业,曾在一家私募基金做分析师,她告诉记者,他们选择投资标的时更看中其核心技术、市场前景等,主要指向企业的未来。对于企业的考察流程很多,初步分析—前期尽调—立项—详细尽职调查—内部投资建议书—内部投资决策委员会讨论,其中风险评估贯穿项目研判全过程,遇到不同类型的企业,还要请相关专家多轮论证。

  基于这种专业精神,巨峰科创已成为圈内知名投资公司。2018年以来,他们已直接投资34家企业,有5家成功上市。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