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形势 > 正文
通讯:疫情重压下的摩苏尔——毁于战火的医卫系统面临双重挑战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2

  这是12月3日,一名医务人员在伊拉克摩苏尔老城的纳布卢斯野战医院工作。新华社发

  新华社伊拉克摩苏尔12月9日电 通讯:疫情重压下的摩苏尔——毁于战火的医卫系统面临双重挑战

  反恐战争胜利3年后,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仍未从战争创伤中恢复。新冠疫情肆虐,当地被战争摧毁的医疗卫生系统正肩负难以承受之重。

  这是12月3日,一名医务人员在伊拉克摩苏尔老城的纳布卢斯野战医院工作。新华社发

  12月9日是伊拉克政府军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收复所有领土3周年纪念日。在2016年至2017年惨烈的摩苏尔收复战中,整个老城沦为废墟,大量卫生基础设施被摧毁。

  伊拉克卫生部疫情数据显示,摩苏尔所在的尼尼微省是伊拉克新冠病例数增长最快的省份之一。11月末该省确诊病例数在一周内增长了36%。截至7日,尼尼微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9623例,死亡452例。

  在摩苏尔东部的萨拉姆医院,被炸毁一半的老院址大楼废弃多时。在各方努力下恢复服务的萨拉姆医院是当地少数收治新冠患者的卫生机构。国际医疗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在此设置了有16张病床的重症监护病房,专门收治新冠危重症患者。

  尼尼微省卫生局长法拉赫·塔耶说,在2014年“伊斯兰国”占领前,尼尼微省有18家医院和192个初级卫生机构,它们均因战事受到不同程度破坏,目前该省仅有2800张病床、235辆救护车。

  据塔耶介绍,尼尼微省卫生系统被战争摧毁,获得的卫生援助远远无法应对新冠疫情。目前尼尼微省仅有两家医院得以重建,很多医院只能在临时或被毁坏的设施内开展救治。

  这是12月3日,一名医务人员在伊拉克摩苏尔老城的纳布卢斯野战医院工作。新华社发

  2017年6月25日,在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老城前夕,“无国界医生”在距离交战前线公里处开设了纳布卢斯野战医院以收治伤员。3年多来,该野战医院是摩苏尔老城仅有的4家医院之一,提供从母婴、儿科到癌症治疗等各项诊疗服务。在新冠疫情重压下,摩苏尔薄弱的卫生系统还要面对普通民众的大量卫生需求。

  “挑战中又有新挑战,” 纳布卢斯野战医院项目协调员卡皮尔·夏尔马说,“一方面是大量民众的卫生需求难以满足,另一方面新冠疫情给本就脆弱的卫生系统带来威胁,医院和医护人员都承受重压。”

  为应对疫情,这所医院专门设置了呼吸病转诊区,排查有新冠疑似症状的民众,及时将新冠疑似患者转至具备收治能力的定点医院。

  夏尔马说,在双重考验下,医护人员度过了9月新生儿出生高峰期,急诊室每月处理约1万名民众的急诊诉求,也收治了来自辛贾尔地区等附近其他遭战乱破坏城镇的就医民众。

  该医院老员工阿卜杜勒拉赫曼·斯努恩说,从初级卫生服务到专科门诊,摩苏尔缺乏各类医疗卫生服务。战乱中,摩苏尔65%的卫生设施被部分或完全摧毁,而伊拉克又面临各种危机和挑战,重建需要时间。

  入冬后,摩苏尔最低气温接近零度。面对仍旧残破的家园,老城民众在废墟中艰难重建,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难以实现。防疫限制性措施和经济低迷也影响了民众重建家园的进程。

  距离摩苏尔老城被毁的地标——努里清真寺不远,裁缝哈希姆·阿里重开不久的店面冷冷清清。在他眼中,疫情下民众的经济压力更大了。“经历过轰炸、战争中与家人生离死别,很多人都不怕疫情了。”阿里希望在防疫封禁解除后,政府能推动老城重建,提供战后抚恤。

  这是12月3日,医务人员在伊拉克摩苏尔老城的纳布卢斯野战医院工作。新华社发

  受过高等教育的阿卜杜勒·穆罕默德很重视防疫。58岁的他说,很多民众包括自己的朋友因为未采取防护措施感染了新冠,在就诊医院缺少药物的情况下,很多人无奈选择回家。

  “无国界医生”摩苏尔紧急项目协调员克莱尔·菲利波说,由于新冠检测能力有限,摩苏尔实际的疫情更为严重,随着社区传播持续、流感季来临,预计当地的新冠病例数将继续增加。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