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形势 > 正文
逃出摩苏尔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3

  “我们不知道未来某一天会不会再出现一个跟‘伊斯兰国’类似的组织,我们肯定不会再在摩苏尔待下去了,未来也不会再回来”。

  伊拉克政府军最近发动了摩苏尔西城收复战。4月6日,联合行动指挥部阿卜杜勒-阿米尔·亚拉拉中将表示,伊拉克反恐部队经过数日激战,解放了摩苏尔西城的耶尔穆克区。这是反恐部队在摩苏尔西城攻势取得的最新进展。目前,伊反恐部队仍在与该区相邻的阿巴尔区和迈塔欣区展开行动。

  然而,持续的战争令摩苏尔生灵涂炭,面对回不去的千疮百孔的家,人们只得选择逃离,而困在老城区作为“伊斯兰国”人盾的40万平民,还不知何时能逃离这座“人间地狱”。

  日前,《环球》杂志记者进入摩苏尔交战区和战事发生后当地的街巷、民居,探访真实的摩苏尔,聆听人们逃亡的故事。

  3月21日,《环球》杂志记者进入交战区探访伊政府军阵地。就在记者要离开前线时,一声巨响传来,震得人头晕耳鸣,下意识地蹲在地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发射的一枚火箭弹在距离记者不超过10米处爆炸。

  记者随后得知,火箭弹落在了摩苏尔火车站里,若不是有火车站外围的水泥墙遮挡,后果不堪设想。

  摩苏尔西部战事开启以来,担任主攻任务的伊联邦警察部队便在摩苏尔以南20公里的阿拉吉村设立媒体管理处,为去前线采访的各方记者进行协调。完成登记后,记者换乘联邦警察部队的车辆,前往摩苏尔市区。

  一路向北,路上行人渐少,道路两旁的建筑损毁程度逐渐增加。刚开始,在路过的村子还能看到一些孩子在玩耍,村外有大群绵羊和牛在悠闲地吃草。但这难得一见的田园风光很快就变成了满目疮痍。

  摩苏尔机场曾经是一个繁荣的航空港,如今布满杂物的水泥地上见不到一座建筑。一辆破烂的厢式货车停在空地上,几棵大树孤零零地矗立在离货车不远的地方,大树下散落着被丢弃的颜色各异的衣服,映衬着远处爆炸后腾起的黑烟。

  继续北行,炮击声和机枪射击发出的“哒哒”声越来越清晰。进入摩苏尔城区,道路两旁见不到完好无损的建筑,大量房屋被炸毁,成为废墟。

  车辆在狭窄泥泞的街道上行驶,最后停在摩苏尔火车站和老城区之间的一条街道上。这条街道将伊拉克政府军控制区和“伊斯兰国”控制的老城区隔开,双方形成对峙。

  在这条南北走向的街道一侧,数名联邦警察部队士兵站在火堆旁取暖,旁边的旧沙发上随意摆放着子弹、机枪、头盔和防弹背心,这里是伊士兵略作休息之处。

  再往前约20米,便是双方激烈交火的一条东西走向街道。机枪声、炮击声、榴弹发射声不绝于耳。贴着街道一侧低矮的院墙,记者放低身体,尽量靠近交火地点。

  在场士兵连连摆手,说着“狙击手、狙击手”,不许记者一行继续前行。在《环球》杂志记者视线所及范围,街道内一辆政府军的铲车被“伊斯兰国”的炸毁,燃烧的汽车还冒着黑烟。

  这时,伊政府军和间的交火加剧,“伊斯兰国”武装发射的迫击炮弹落在了另一侧的摩苏尔火车站里,好在炮击并未造成伤亡。政府军随即反击,向老城区发射一枚榴弹,机枪手同时开火。榴弹发射时的巨大声响,震得五六米外的《环球》杂志记者耳朵嗡嗡作响。

  四周的炮击声和枪声不断响起。忽然,一对夫妇带着3个孩子从交火街道对面联邦警察部队身后钻出来,他们刚从“伊斯兰国”控制的区域逃出。两个孩子快速通过交火街道,那对夫妇和长子紧随其后,抵达安全区域,随后他们将准备撤离到附近的安置营地。

  2017年2月19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正式发起收复摩苏尔西部城区的军事行动。一个月来,政府军推进顺利,目前已控制西城超过三分之一的地区。目前,伊拉克政府军正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对“伊斯兰国”武装发动进攻,但由于老城区街巷狭窄,又挟持了大量平民作为“人盾”,政府军推进面临巨大挑战,攻势逐渐放缓。

  3月22日,伊拉克摩苏尔东城努尔区的一座小楼里,70岁的基督徒芭德里亚和她的女儿娜迪娅戴着白色塑胶手套,正在清理一个个空荡荡的房间。曾经温馨漂亮的家已被洗劫一空。

  “他们(‘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把家里所有东西都拿走了,家具、古董、画,以前精美的墙面到处都是破损,一切都没有了。”芭德里亚站在一层的客厅里,面对《环球》杂志记者老泪纵横。

  2014年6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摩苏尔市,当年7月16日,该组织发布一项针对基督教徒的声明,要求他们在皈依伊斯兰教、缴纳“吉兹亚”(一种向非伊斯兰教徒征收的古老税种)、死亡或离开摩苏尔之间做出选择。

  女儿娜迪娅说,在“伊斯兰国”发布声明的第二天,她便带着母亲离开摩苏尔,逃到了库尔德斯坦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由于走得匆忙,家中很多珍贵的东西都没能带走。伊拉克政府军2017年年初收复摩苏尔东城后,她们便一直想尽快回家看看。

  3月20日,在离开两年零八个月后,娜迪娅带着母亲首次回到了努尔区的家中,尽管有些心理准备,她们还是难以接受眼前的景象。娜迪娅成年后在一些非政府机构工作,常年外出,她对这所房子的感情远不及母亲。努尔区的这个家是芭德里亚的心头肉。

  36年前,芭德里亚和丈夫拿出所有积蓄,决定在摩苏尔东城中心的努尔区建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从选址到建造,房子的每一块砖、每一盏灯,都倾注了两人的心血。房子建成后,芭德里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打理着这个家,他们买来意大利进口的家具、精美的古董和知名画家的画作,他们从巴格达请来古巴的建筑公司来设计墙面……芭德里亚的家很快成为整个努尔区的“样板”,四周的邻居纷纷来参观取经。

  如今重回故地,芭德里亚见景伤情。建筑外墙布满弹孔,库房里崭新的电器全被砸坏,落满灰尘。说到伤心处,芭德里亚和女儿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相比财物上的损失,过去两年多发生的事情给摩苏尔民众带来的其他伤害更为严重。

  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伊拉克是个多民族国家,政治派别和宗教团体众多。各种政治力量的民族或宗教背景各异,其主张和所代表的利益各不相同,相互积怨很深。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彻底打破了伊原有的政治生态。萨达姆时期被压制的民族和宗教矛盾随即爆发,美国扶植的一些党派为了权力,不惜挑起冲突,许多城市发生了长达数年的血腥仇杀。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之间矛盾重重,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冲突不断。

  位于首都巴格达以北约400公里的摩苏尔及其周边地区也未能幸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之前,占摩苏尔人口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和什叶派中央政府对立严重。

  持续的大国干涉和伊国内严重的民族、宗教对立情绪,为恐怖组织的滋生和发展创造了条件。而反过来,假借宗教之名行暴力毁灭之实的恐怖组织又加深了伊拉克各民族、各宗教信众间的猜忌和对立。

  3月22日,芭德里亚和娜迪娅再次回到摩苏尔东城,仔细地清理着房子的各个角落。娜迪娅决定修缮一下后就尽快把房子卖掉,然后带母亲移民。

  “我们无法再相信政府,也无法相信周围的这些人,”曾目睹“伊斯兰国”暴行的娜迪娅对记者说,“我们不知道未来某一天会不会再出现一个跟‘伊斯兰国’类似的组织,我们肯定不会再在摩苏尔待下去了,未来也不会再回来。”

  母亲芭德里亚年轻时是一所小学的老师,她总是教导自己的学生要包容,要远离暴力,“曾经有一个学生喜欢暴力,总是惹事,殴打别人。我就把他转到了我的班里,告诉他要多对别人怀有善意,多包容别人,他感受到我对他的尊重,慢慢地也开始尊重别人,一个月后,他就开始友善地对待别人了。”

  “所以说,改变应该通过相互尊重、相互包容来实现,而不是通过武力和暴力。‘伊斯兰国’仰仗暴力来到这里,带来的只会是毁坏,而不是改变。”芭德里亚说。

  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东城2个月后,大多数东城居民的生活正在逐渐恢复正常,政府也在努力抢修以尽快恢复水、电力和燃气供应。受尽磨难之后,人们重新开始在街上走动。

  但在摩苏尔东部基督教徒聚居的哈姆达尼亚镇,《环球》杂志记者看到道路两旁绝大多数的建筑仍然大门紧闭。小镇边上一家小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哈姆达尼亚镇超过一半的居民都已经逃到欧洲去了,剩下的人也都还没回来。

  “我们曾经相互平等,彼此合作,一个宗教和另一个宗教间没有区别,一个民族和另一个民族间也没有不同,大家相互关怀,相互理解……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破坏。”娜迪娅说。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